月交

【太中】Shall we dance?(0429中也生贺)


我流黑时搭档时期的故事,祝中原大佬生日快乐~
赶着时间摸的鱼,有一段时间没写东西了手生的很…




》》




《Shall we dance?》



原作《文豪野犬》

CP:太宰治 x 中原中也




一只细小的气泡从高脚杯细长的底部缓慢升起,摇摇晃晃地浮上岸来,发出几不可闻的破裂声。


来人径自拉开对面的椅子堂而皇之地潇洒落座,凳脚划过瓷砖地面发出局促又尖锐的刮擦。


中原中也把视线从脸前琥珀色的酒液移开,好看的眉眼蹙起,兜出满满的不耐烦。他手腕一转便把酒杯放下,露出对面那人假意深情的鸢色眸子,足矣叫夤夜黯澹失言。


余光注意到引着太宰入座的女服务生脸颊绯红,抱着托盘走到门边还不忘羞怯地一步三回头,当注意到另一位顾客的目光后便像惊吓的兔子般飞快地消失在走廊尽头。对于搭档一贯以来拈花惹草的恶劣行径,中原毫不掩饰自己的嗤之以鼻。


太宰对他的不屑视若无睹,反倒自然而然地伸手越过横挡在两人中间的零零总总,就着中原的指尖掠走他未喝完的酒,指腹有意无意地描摹对方曲起的关节。


“你来这里干什么。”对方没有理会,也没有抽回手指,压低了嗓音问他。


“来收拾你的烂摊子啊。”太宰笑得刻意,他自觉在搭档的瞪视下收回不安分的指尖,薄而寡淡的嘴唇贴上酒杯边缘另一人的痕迹,仰起脖颈露出一截苍白的肌肤。


“用不着你来多管闲事。”中原中也冷眼看他滚动的喉结,语气不善,明白人都听得出他呼之欲出的乌云密布。


他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唇齿还停留在杯沿,完好的那只眼睛透过褐色的刘海轻飘飘地环顾四周:“早就说了卧底潜入的工作不适合中也你。”


语调里令人恼火的冷嘲热讽摆明了挑衅的意味,中原中也冷着脸保持面上摇摇欲坠的绅士风度,免得自己当场掀了桌子与对面的人打作一团:“没有你我照样可以解决。”


“小孩子气。”对方轻佻地笑出声,眼波流转就像真有他演绎得那么深情,但是手上却抽过濡湿的方巾,随意地抹去掌心某个女子(很可能就是刚才的服务生,他猜)留下的一串蝌蚪般的电话数字,只留下一片深色的墨水印渍。


“闭嘴,罪魁祸首。”中原中也用手里的餐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再猛地插进篮里的小麦面包,力道凶狠就像那是某些人脆生生的头盖骨。


这话不假,原本这个卧底任务就是首领交给太宰的,可谁知道节骨眼上当事人又一时兴起投入了哪条横滨的河水,了无音讯。任务交接在即,身为“双黑”的另一半——中原中也心不甘情不愿地临时磨枪上阵,他自知这方面他确实不如太宰来得八面玲珑,但首领要是问责下来又难逃干系。


他已经搜寻到了他所要的全部情报,一切证据都指向他所潜入的组织有在近期公然敌对港口黑手党的计划。也许是他探听得太多,中原隐约觉得自己的身份早已败露,对方迟迟不肯动手也许是想将他扣为人质或是挑个吉日杀鸡儆猴,用以加大威胁港口黑手党的砝码。


他孑然赴一场鸿门宴,深知整个餐厅都处于敌人的掌握之下,大厅内的每一位客人也许都身怀利刃,随时等着一声命令便划破他的喉咙。


就算太宰不来,他一样可以独自解决,只是敌在暗自在明,一切错综复杂的圈套都是未知,兴许还会有些棘手的异能攻击,他可不想将自己弄得狼狈。


但是既然太宰来了,堂而皇之地与他一同踏入陷阱的中央,只要他身在此处,就能有千万种逆转局势的可能。


毕竟没有他和太宰两人没办法解决的事情。


正当适时,太宰也心照不宣地抬起眼来,仅此一瞥便足矣看穿他的所思所想,于是这个天生的骗子莞尔一笑,拎过冰桶里另一支干净的高脚杯为中原中也盛了新酒。


“说起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太宰冷不伶仃地问他,一边花哨地勾起自己的那杯,举手投足都像裹着糖衣蜜饯。


“不知道,”中原接过对方递来的酒杯,话里的疑问倒是半分不假,这份蹩脚又繁碌的工作让他昼夜颠倒,更无心留意时日更迭:“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吗?”


“没有,倒不如说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太宰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微妙,中原觉得他或许是笑了,可他眼角如故,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两支高脚杯在主人的意思下象征意味地擦肩而过,发出清脆的音色。


欲盖弥彰的哑谜放在中原中也身上不起效用,他挑了眉暗在心中唾弃,太宰治的这些小把戏不过是糊弄人的烂手段,却能逗得全横滨的女孩头脑糊涂地咯咯发笑。喉咙里的酒带着甘洌的余韵,萦绕舌尖沁散在唇齿之间,眼见对方先他一步放下酒杯,右手食指贴着杯壁富有节奏地敲打。


[一、二、三、四… ]


他在心里默数。


六下,右边有六个敌人。


廊内鹅黄色的光线折成棱形落入他海水蓝的汪洋里,在一隅虹膜深处浮尘落定,中原了然地移开视线。


餐厅里的音乐换了调子,轻快的鼓点隐作婉转的琴声,拱顶的灯光和着异国歌谣逐渐熄灭,细若游丝的灯束在宾客间摇曳,像情人洁白如玉的手背,暧昧地攀上太宰的衣角。


太宰收起多余的动作,懒洋洋地端着酒杯将自己陷入身后柔软的天鹅绒座椅,伸长了双腿与桌对面的那人两相交叠。


中原中也径自无视他的撩拨,褪去了皮质手套的那只右手撑起下颚,支着脑袋将目光投向视野开阔的窗外。餐厅位于21层楼的大酒店顶层,环绕大厅的落地窗户为此情此景平添一分空中楼阁的浪漫:如果不是坐在一群想取自己性命的人当中。


居高临下的视野让他鸟瞰横滨的夜色,人造灯光化作地上星辰,随着淅淅沥沥的车流汇入墨夜的怀抱。


对面的太宰对这一切无动于衷,人间烟火看来腻味,大抵还不如眼前的搭档来得有趣。他轻巧地捡起中原中也盘中点缀用的圣女果实含入口中,嘴里还应着背景盘旋的女声哼着曲调,尾音拖曳地老长,就像剪不断的裙摆,沾满了潮湿的尘间芳露。


一颗不知餍足,他将两指并作脚步一路踩进搭档的盘子,却被对方啪地一声打开了手背,苍白的皮肤当即浮起显眼的血色,竟在旁人眼里演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


当事人自然不会为此愧疚,反倒是因为这副表情心情大好,摆着架子侧过脸来,太宰便只好知趣地拎起另一颗葡萄顺势送进他的嘴唇,中原的虎牙刺破饱满的果肉,迸出甘甜的汁液,尖锐地碾过太宰还未来得及抽回的指尖。


“哇,好痛。”太宰收回手,装模作样地甩了甩腕子,语气满是埋汰:“你是狗吗。”


“你不是怕狗吗?”中原被他逗笑,晦涩的灯光勾勒出他凌厉的轮廓,报复的快意让他整个人都染上些倨傲不羁的味道。


这一笑带来灼热的讯息,唤醒面前搭档那久候多时的兴致。太宰的目光亮得出奇,滚烫的骨血藏在在皮囊之下奔走相告,眼角在阴影中相汇成一线,卷起细长的弧度。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中原中也被他看得莫名,皱着眉头想从他身上得到答案,脸颊因为含着果实而轻微隆起,意外地有些可爱。


他的搭档揉着指尖一笑置之。


空旷的大厅内已有三三两两的宾客在晚宴之后颇有情调地踱着悠扬的舞步作为消遣。服务生甚至还体贴地挨桌点上了装饰用的雕花蜡烛,一滴融化的烛泪顺着半透明的琉璃罩壁滑入下方的盛台,留下一尾奶黄色的痕迹,随着莹星的烛火诞下久经沉淀的香氛。


挺浪漫的嘛,可偏偏和太宰这种人在这里吃饭简直是浪费。


中原中也又在心里将对方贬低了一遭,左手点着餐刀在圆盘中央划出一个泄气的椭圆。


对面太宰或许是借着熹微的烛光看见了他的表情,喉咙里传来憋笑一样的轻微颤动,中原翻了个白眼,藏在桌子下的小腿狠狠地踹向对方的膝盖,当然被他早有预料地躲开。


他不解气,高定皮鞋的尖端还膈应地抵着对方的小腿肚,太宰冲他摆了摆手,嘴里叼着半截深褐色的樱桃梗。


不打不打,破坏气氛,大姐怎么教得你。


少比比,有本事你就别惹我。


两个人台前眉来眼去无声地互相嫌弃一番,桌下又毫不留情地补上几脚作为问候,才一左一右避开瘟疫般地将视线从对方脸上移开。



那头太宰侧着脑袋向那些从舞池边沿频频投来暧昧目光的佳人魅影回以礼节性的假笑,半晌消停又心生一计。


欸。他咋咋呼呼地惊叹出声,换来中原中也一个没好气的眼刀。


“又怎么了?”


“中也,”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先生突发奇想,不顾对方显而易见的反对,灵活地顺走了他放在一旁的圆顶小礼帽,反手便往自己额前一扣,压着一头墨色的卷发服服帖帖地垂在脑后,作出了一个自以为风情万种的邀请姿势:“跳舞吗?”


“不跳。”另一位黑手党先生利落地回绝,戒备地瞪着他递到眼前的手心。


“胆小鬼。”被当面拂了意的太宰也不恼,嘴上还不忘刻意激将。


中原中也眉毛一挑,抱着手臂坐在原位一动不动。太宰对他天生少点耐心,干脆一把拽住他的手腕硬是拖着他进了舞池。


“你干什么。”中原中也压低着嗓子透出些威胁的意思,尽量不想引起周遭过分的注意,他被太宰一路磕磕碰碰地扯进人群,僵硬地就像鞋底灌满了千斤的铅。


“跳舞啊。”黑发男子轻描淡写地躲开矮小搭档发狠的肘击,就着人群看不到的盲角接下他的拳头,反手扣到自己腰后。


“别给我瞎搞,你忘记我们是在…”中原猫一样地警惕起来,颈后的皮肤紧密地绷成一片,他往回用劲想要扯回自己的手臂,却被太宰刁钻得一卡,大半个身子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我不记得。”太宰打断他,语气十足的理直气壮。


他拽着中原的手腕猛地向上提起,身高不占优势的搭档差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踮起脚尖,只得及时扶住太宰的肩膀免于栽倒。


中原中也自下而上狠戾地瞪他,报复性地捏紧了太宰和他交握的手掌,听到对方的骨头脆弱地咯吱作响。太宰治发疯发病不是一天两天,他向来没有耐心陪他胡搅蛮缠。


正当他处在发作边缘,身侧的太宰随着音乐声一转,将他一整个圈入怀抱。


中原一手便顺势摸着他的腰身而入,手背翻开裁剪得当的西装马甲,不出意料地在皮带边缘摸到了坚硬又冰凉的枪柄。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搭档那张欺神骗鬼的好脸蛋,这个角度能恰好看到他线条叫人嫉妒的高挺鼻梁,即便是灯光晦涩,他都能想象向上一寸那眉目弯弯的模样。


“这可不是跳舞该带的东西吧,太宰。”他干脆配合地伸手揽上对方的肩膀,将全部的重量扔在搭档身上,假装亲密得就像外人眼里的耳鬓厮磨。


“中也没有立场说我吧。”太宰由着他把小巧的下巴搁在自己肩窝,说话的同时手掌也富有技巧地顺着中原中也的腰线一路摸上凹凸有致脊背。


中原皱了皱眉,太宰的指尖刚才刻意地掠过他后腰的刀柄,不着痕迹地描摹着匕首的形状,却也没少得了几分撩火的顺手揩油。


“正好六颗子弹,希望你的准头别像以前那么差劲。”太宰的声音贴着他耳背传来,嘴唇翕动,像片温热的羽毛,招摇地拂过中原颈间暴露的肌肤。


听得这话“双黑”中的另一人显然不能无动于衷,他中原中也最烦人质疑他的能力,尤其这人还是跟他互不对盘积怨已久的太宰。他刻意脚下使了个绊子打乱太宰表面上游刃有余的舞步:此先和太宰跳舞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踩了女步,仰仗于当年两人初入黑手党接受繁琐礼仪训练时的习惯。


现在他又迈着咄咄逼人的男步,就像非要争出个你死我活地劲头,太宰也不退却,只是扶在他腰间的手掌恶劣地掐紧,满意地瞥见中原中也眼里炸开的火星。


回忆起年轻时那些训练,中原中也自小体术出众,从基础数据到格斗竞技,各项成绩在同龄人之间遥遥领先,唯独枪法是个例外。


倒不是说他枪法差,只是有个更好的家伙在——那就是自己的烦人搭档。太宰是个嘴皮子派,素来不爱亲自动手,成天仗着张嘴对着自家搭档呼来唤去,全当他中原中也动动指尖就能为他呼风唤雨。他的体术水平在中原看来简直烂得不行(太宰:是中也标准太高。),可偏偏准头好得吓人。


直到太宰轻轻地将额头抵着他的,面前男人的样貌同当年初识少年模糊的旧影两相重叠,中原中也才将自己从记忆的当口捞回现实。黑发青年还顶着搭档的帽子,稍小的尺寸使得帽檐滑稽地歪在一旁,破坏了这个动作所剩无几的温存。


“你肯定在想我的事情。”太宰说,眉眼间还是那幅自诩无事不晓的得意,为此换得中原一记不屑的眼刀。


他抬手扶正对方的帽子,手底下露出太宰那些柔软又蜷曲的额发,鸢色的眼睛深得就像一汪无底的漩涡:“我是在想,你戴我的帽子真难看。”


“那是因为蛞蝓的品味太差,每一顶帽子都丑得要死,连我都救不了。”他吹嘘起自己那张蛊惑人心的好皮囊,揽着中原的步子状似慵懒地摇摆。


舞池里的氛围似乎因为这无关痛痒的调剂而显得旖旎,可那些明里暗里的视线就像粘腻的丝线一样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愈缠愈紧,包裹着层层锐利的不怀好意。太宰一路引着中原踱着舞步来至落地窗边,高挑的个子将自己体型稍小的搭档掩得完好,而整个背部却大胆地暴露在身后毒辣的目光之下。


大厦外部巡视的探灯漫无目的地穿过会场,偏巧不巧地晃过太宰的脸孔,城市中最凶狠的捕猎者獠牙一现,又复归原样。


这感觉就像惊鸿一瞥,美人掀开层层帷幕,宝藏落下陈年旧锁,鸢色的宝石淬满冷血的阴霾与傲慢。


“你准备好了吗,中也。”太宰含着他的耳垂慢悠悠地催促,像极了诱惑的蛇信子。


中原中也当即从他怀里抽出枪,用行动了结了这场装模作样的调情。他单手拉开保险,金属咬合的声响混迹在悠扬的古典乐中就像一阵突兀的警钟,他们右手边潜伏的敌人明显训练有素,几乎在同一时刻拔出了餐桌下暗藏已久的枪械,瞄准将后背袒露无防的太宰。


他的手掌附上太宰的肩膀,对方意会地单膝下跪,枪声在耳背响起,一颗流弹擦过他深褐色的发旋狠狠嵌入身后的落地窗,一时激起蛛网般密布的伤痕,中原的第一枪打中那人的胸口,对方因为向后的冲击力而仰面摔倒在餐桌之上,掀起一地陶瓷与玻璃的碎片。


巨大的嘈杂声像火星落入温顺的羊群,片刻之间大厅内的男女老少遍因为这突发情况爆发出惶恐的尖叫,推搡着想要逃离此地。中原感到太宰的手攥住他的膝盖,一把将他掀翻在身下,地上柔软的绒毯为他提供了缓冲,而自己方才站立的位置已经多出了一排横枪扫射的弹痕,将窗上的蛛网打得零碎不堪。


他仰起身子从太宰曲起的臂弯中探出枪口瞄准对手,毫不犹豫地连开两枪,一枪正中另一个瞄准自己的男人的眉心,另一枪从背后打穿了侧着身子替换弹匣的另一个男人的心脏。


一颗子弹打碎了餐桌上的酒瓶,酒液迸裂开来,有细碎的玻璃猛得擦过他的脸颊,太宰用力将他扯到椅子的背侧,中原遍顺势从椅背的缝隙中一枪又解决一人。


手中的枪柄因为连开四枪而发烫,中原中也将枪从右手替换到左手,太宰脱下头顶的帽子从另一边探出桌椅的掩护,立刻收获了穿透性的两声枪响,他一把甩开破烂不堪的黑色小礼帽吸引敌人的注意,中原随即从另一侧用一枪击中了对手。


他还没来得及心疼自己的帽子和在心底咒骂太宰一通,就听到背后传来响动,有一个敌人趁着他们交火的时候借着昏暗的环境从旁侧接近了自己。中原中也手快于脑调转枪口直指对方,这一枪没有端稳,擦着那人肩膀而过,火硝的味道充斥在狭小的距离之间,对手并没有因为肩上的剧痛而放下武器,黑洞洞的枪口冲着中原中也眉心而来,这么近的距离他无处可逃。


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在狭小的胸腔内剧烈地抽动了一下,牵得喉管里挤满了铁锈的味道,所有的目光都像被漆黑无底的枪口冻结,说不清是恐惧还是兴奋占了上风。他下意识地想发动异能,却感到太宰的手掌从身后覆上自己的眼睑,为他挡住了来自枪口的森森寒意。


太宰治一手挡住他的眼睛,一手从他裤腰之后抽出匕首,越过他的头顶不偏不倚地插进敌人的额头中央,中原从他手指的缝隙看见鲜血喷薄而出,近到足以听见金属力道决绝地没入肉体的声音,有滚烫的血液洒在太宰的手背之上,零星溅在他的唇角,腥得让他想起砧板上扑棱的鱼。


太宰在他耳边笑起来,不知是笑他的失手,还是笑他一闪即逝的心跳加速。


敌人的尸体在他的笑声中颓唐地倒了一地,他无所谓地掰过中原中也,抽出口袋里还算完好的方巾,放肆地抹了中原一脸。全横滨的初恋先生顶着乱糟糟的脑袋,深褐色的卷发间狼狈地遍布着细碎的玻璃,就像星星的遗骸,可他光是笑起来就让世间万物死不足惜。


中原中也一把拍开他作乱的手,把脸上的布料凶狠地拽了下来,上面沾着他自己的血和敌人的血,混杂在一块就像印象派醉酒的画作。他又反手推了推太宰的脑袋,并不是很用力,对方还是哎哟哎哟地歪倒在地,尽职尽责地配合他的演技。


矮个子搭档伸长了腿踹他,为报心爱的小礼帽的一箭之仇,被太宰熟练地躲过。


他不自觉地摸了摸嘴角,发现自己也在笑。


太宰治还保持着躺在一地狼藉中的姿势,亮着眸子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瞧,忽地拉住他的领带要他弯下腰来,自己则支起上身将一个余温尚存的吻落在中原中也唇上,看着血色在他脸上如烈火燎原一般地鲜活复苏,取而代之的是后知后觉地耳根滚烫。


“生日快乐,中也。”他心满意足地说。





【太中】我听过最可怕的鬼故事就是遇见你。(03-06)


伪幽灵x大学生

生气手机弄前文链接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

前文走主页啦

低配传送门http://nianzhejiaoshui.lofter.com/post/1e68fe5a_e898f07







03


这是中原中也今晚洗的第五次脸——为了醒酒。


他两手撑着洗漱台,面色不善地同镜中的自己眼神交流,尚有余温的水珠顺着颊骨滑落,一路欢快地消失在皱得一团糟糕的衣襟之上。


他关了灯回到起居室,发现那个一头黑发的怪异男人还翘着腿坐在床头,见他出来,还颇为自来熟地扬起手来打了个招呼。


“酒醒了吗?”他说,笑起来格外好看。


“还没醒。”中原中也干巴巴地说,当机立断就想去洗今晚的第六次脸。


“哎,”那人装模作样地发出一声惊叹,在看到中原中也同手同脚地原路返回时,终于还是叫住了他:“没用的,我真的就在这,你没看错。”


这下中原中也被酒精搞得浆糊似的脑瓜子终于忐忑地高速运转起来。


他直勾勾地瞪着那个男人,当然对方也在看他,只不过眼神更令人恼火些。


冷静点中原中也,你活了22年,吃着油盐酱醋,受着科学教育,坚定唯物主义,不就是头一天搬家就撞见鬼嘛。


对方又不是从下水管道钻出来还惨兮兮挂着半个脖子流着血泪嘴里还不听人劝的嗷嗷大哭,乍看之下也就比常人透明了一丢丢而且还很通情达理的样子,再说他中原可不是什么胆小的人,不能在超自然现象面前说怂就怂。


“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太宰…先生?”他尽己所能地拿出此时此刻听起来最为冷静的声音,实际上他不想称对方为“先生”因为太宰看起来也就和自己年龄相仿,指不定还更小一些。


“嗯?”太宰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鸢色的瞳底像开满了桃花,一朵一朵直往外绽。


“…你有什么遗愿吗?”中原中也尴尬地问他。


“这算什么问题?”太宰挑起眉毛看他,保持着双手揣兜的姿势从床边蹭地站直身来。


“电视剧里都这样演的,徘徊人世的鬼魂要求看到他们的人帮他们实现生前的遗愿,才能投胎云云…”中原中也不自在地挪了挪位置,发现鬼魂比他高出大半个脑袋,他讨厌仰着脸说话。


“没看出来你这么幻想主义。”太宰耸了耸肩,简单的动作透着一股轻蔑的态度。


你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很幻想主义了行吗。


中原中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死了吗?”他还是说了,暗自希望这个问题不会刺伤这位来历不明的鬼魂先生,即便对太宰没有任何好感。


“没有哦,”太宰答得欢快,倒也没有忌讳的意思,“很遗憾呢,虽然我希望如此。”


真是怪人。中原中也并不满意这个敷衍了事的答案,却被太宰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余下的反驳。


“打住打住,别问这个了,给我留点神秘感好吗。”黑发男人假惺惺地比了个双手交叉的禁止符号,眼神却不离他:“到我问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中原听起来更像姓氏,太绕口了。”他咂嘴评价,吊儿郎当的态度让中原更为光火。


“…中原中也。”他还是不情不愿地告诉对方,毕竟礼尚往来。


“中也啊,”太宰干脆省去了他的姓氏直呼其名,丝毫不在乎这是否会令他不满:“说真的你为什么要租我家的房子?我还以为新的租客会是可爱的小姐呢。”


他一脸遗憾的表情点燃了中原中也本就不好的脾气,先前的酒气又冲上脑门,说起话来也不自觉高了八度:“招租广告上可没限定性别!”


“我就知道房东恨我。”太宰浮夸地转了个身,领口露出半截惹眼的绷带。


他举起手指在半空中划出个圆滑的弧,就像一场即兴的魔术表演,黑发男人的轮廓便逐渐从昏暗的灯光下隐去,悄无声息地融入墨色。


“太宰?”中原中也怀疑地探了探四周的空气,不确定地呼唤对方的名字。


理所应当的无人应答,室内又只剩下他一人。


说不定太宰去找他可恨的房东复仇了。他一头栽回床上,紧绷的肌肉重新放松开来,心情微妙地望着头顶一片沉默的天花板,开始希望那个讨人厌的鬼魂再也别来叨扰自己。


他太累了,经过这一番折腾眼皮都在扑棱着打架,他挣扎地抬手摸索台灯的开关,让房间复又陷入黑暗。


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梦呢。中原中也在意识模糊中想到。






04


怎么可能。


这是半夜他被吵醒的唯一念头。


“这都能睡着?中也你是我见过心最宽的人了。”太宰撑着张脸架在他床头,额前微卷的黑发滑稽地翘起,看起来颇为欣赏他从意识朦胧到猛然惊醒的整个过程。


“…太宰?”中原哑着嗓子,突然被陌生男人的声音从安眠乡搅醒的感觉糟糕透顶。


“别睡了,陪我聊聊天吧,好久没有人和我聊天了。”太宰拍了拍他的被子——当然他拍不到,也就做做样子。


“不要,我很困。”中原中也直接蒙头就倒,糖浆色的脑袋塞回被窝,企图用布料隔绝太宰聒噪的声音。


“别啊,你现在好歹算我同居人了,虽然你是我讨厌的类型,但是我们还是需要交流下感情的。”太宰对他的态度视若无睹,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太巧了我也很讨厌你。中原中也在心里唾弃对方,直接转了个身背对太宰的方向。


“中也?”太宰不依不饶。


中原充耳不闻,以为自己可以保持这幅生人勿近的模样直到对方善罢甘休,黑发的鬼魂确实消停了一会,就在他几乎要在心里欢呼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压低了嗓音,双手撑在枕头两侧,隔着被子凑近他的耳际。


“你这漆黑的小矮人。”


下一秒暴怒的中原中也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挥拳就打,力道之大却直接透过太宰的身体恶狠狠地砸在床头柜上,震得台上的闹钟浑身一颤便栽倒在地发出一命呜呼的虚弱呻吟。


太宰反倒笑了,看起来毫不在乎自己被人捶了个对穿——确实也不值得在乎,中原中也只感到手背泛起些许凉意,丝毫没有打击物体的实质感。


他打不着太宰。


向来喜欢付诸暴力解决对手的中原中也,遇到了人生前所未有的坎坷。


“好凶啊中也,”太宰恶劣地说道,半个膝盖已经爬上了床沿:“不过我不会介意的,现在我们就从国中开始的情感史说起吧。”


05


中原中也是真的醒了,眼里是明晃晃的大白天,刺眼的阳光穿透亚麻色的窗帘深深地扎在他的脸上,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挡。


我讨厌这个颜色的窗帘,我要烧了它。


他烦躁地蹬了蹬腿。


拜太宰所赐,他几乎彻夜没睡,甚至摸不清自己究竟是在鬼魂絮叨到哪一个姑娘的故事的时候才终于成功让生理上的疲惫战胜了大脑中的愤怒。


他感到颅骨就像被千万只大象手拉手无情地踩踏了个彻底,忍着疼痛眯起眼睛环顾四周,带着警惕又忿恨的目光:幸好太宰治并不在这个屋内,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鬼魂在自己睡着后又去了哪里,更不想一睁开眼就看见他那骗子样的脸。


中原中也伸长了胳膊去捞床头柜上的闹钟,意外地扑了个空。


噢。


他一股脑儿从床上蹭了起来,果不其然在床尾看见了昨晚惨遭泄愤的无辜闹钟。


现在几点了,他徒劳地拍了拍表壳坏死的闹钟,一把抓过床头的外套,焦急地摸索内袋里的手机。


手机屏幕荧荧一亮便重新黯淡,映出主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


十分钟后,像条死鱼般懒洋洋地趴在客厅沙发上的太宰治看到的就是中原中也火急火燎地提了包冲出卧室的样子。


“早上好啊。”他心情大好地打了招呼,收获了同居人一个极端不雅的手势。


“你故意的是不是!”中原中也朝他吼着,他衣衫不整,另一手还可笑地拎着鞋拔子:如果可能他大概会挥着那根小棍恶狠狠抽打一顿这个烦人的鬼魂。


太宰笑而不答,只是又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翻了个身。


今天他还有满满当当一天的课,这家伙却铁了心要自己迟到。中原中也怒火中烧,鞋跟踩得地板咯吱作响,他单手捋起凌乱的糖浆色刘海,想尽可能地使自己看上去像样一些。


“出门的时候买个醒酒茶吧,楼下便利店就有噢。”太宰的声音悠悠地传来,掺杂着不成曲调的哼唱:“你头疼吧,中也。”


得到的回应便是中原中也在暴怒中重重地甩上了房门。


06


立原道造坐在学术报告厅的最后一排,心不在焉地转着手中的笔,视线时而飘忽地瞄向后门。


果不其然,在迟到了将近20分钟的情况下,中原中也做贼心虚地推开虚掩的门缝,猫着腰摸索到了死党早有先见之明地为他预留的座位。


“哇,”立原顺手帮他拉开凳子,眼神打量了个来回:“你昨晚没睡好吗,怎么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中原中也一时无语凝噎。


“…床板太硬,失眠了。”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暂时向好友隐瞒事情的真相——就算说了,也不见得可信,他实在没法坦荡荡地一拍立原的肩膀再像个没事人一样地告诉他:兄弟你昨天说得太准了,我真的遇见鬼了,男的,昨晚在我床头叨逼了一整宿,贼烦。


“噢,黑眼圈挺厉害的。”好友并未多作怀疑,比了比自己的眼垂示意,看着中原中也懊恼地把脸埋进手心,胡乱地抹了抹眼角。


“你要不要睡会?这会还在做新生致辞。”他体贴地问道,中原中也领了他的好意,只是摆了摆手:


“梶井呢?”


“他们化学院不跟咱坐一块,喏,在那边,挨着医学院。”立原随手一指,果不其然看到不远处的另一位好友正眉飞色舞地搭讪隔壁一脸冷淡的黑发学姐。


中原中也兴致缺缺地瞥了一眼,复又低下头来,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锁屏是老家养的小猫,乖巧地翻着肚皮,露出橘黄相间的腹部。


盯着屏幕中央明晃晃的时间他又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想起自家的沙发上还瘫着个害他迟到的罪魁祸首,中原长这么大没见过鬼,头一遭就让他碰上个这么闹心的主。


太宰那张欺神骗鬼的笑脸就在脑海里晃悠,不可否认他生得好看,只消一眼就叫人印象深刻,生前必然是个拈花惹草的万恶之源。


他不由得捏紧了手机,脑子里盘算着回家以后要如何对付这个突如其来的大麻烦,完全没注意到身旁的立原突然僵硬地坐直了身子。


“咳。”脑后响起个浑厚的男声,吓得中原中也差点一脚踹了凳子。


教导主任福泽谕吉板着张脸伫在他身后,目不转睛地瞪着他手中的手机。


这场面就好像上课玩手机被严肃的主任抓了个正着,还是新学期第一周,还能更糟糕吗?


中原中也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切都怪太宰,这个莫名其妙的幽灵搅得他本该完美的大学生活一团糟糕。


“…中原同学。”福泽主任皱着眉头扫了眼他胸前的名牌,语气冷得听不出半点情绪:“把你的手机…”


再加一条,新学期第一周就要被没收手机,中原中也绝望地想到。


“…把你的手机屏保发给我。”眼神锐利的教导主任一字一顿地说道,看起来怪异地热忱。


中原中也开始觉得,大概从太宰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生活就再也不会和“正常”两个字挂钩了。




【太中】我听过最可怕的鬼故事就是遇见你。(01-02)



伪幽灵X大学生


原作:《文豪野犬》
CP:太宰治 X 中原中也


人鬼情未了(呸),瞎搞着玩,开个头,是个糖,无毒可食用。



01


中原中也把最后一箱子行李推进角落,鞋跟踢了踢边角留出一条来往的空道,纸板的表面凹下软塌塌的印子,发出“嘭”的一声沉闷的音节。


他一手捶在大剌剌坐着行李箱的死党肩上,引得偷懒的男孩叫苦连天,揉了揉酸痛的臂膀:


“中原你不能这样,我特意请了假来帮你搬家。”立原道造——他的同窗,抱怨地说道,手背习惯性地蹭了蹭鼻梁中央的创口贴。


“别演了,谁不知道你就是想逃广津老爷子的课。”中原中也也不看他,掏出裤腰口袋里的拆装用的划刀和胶带,随手扔在堆叠的行李之上,搬了一天家,他的每根手指都懒得动弹。


“话说起来,”立原体贴地递过一瓶可乐,看着好友万分熟练地抬手接过,他的袖子卷到手肘,露出白皙得晃眼的关节:“你还真敢租了这儿啊?”


中原中也用另一只手拉开易拉罐,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饮料中的气泡早已死得一干二净,仅剩下喉间发涩的甜味。


“你什么意思?”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问。


“你这房子,周围人可都说有不干净的东西啊?”短栗色头发的少年故作神秘地说道,随即尴尬地躲开了好友迎面而来的一脚。


“你就扯吧,”中原中也收回玩笑的一脚,一手拎着罐子一手揣回兜内,脸上写满了不屑:“这里离学校近,环境也不赖,价格又便宜,你告诉我去哪里找个更好的?”


“这样的房子价格还便宜本身就不正常吧?”立原说着环顾了四周:“而且怎么看,都觉得这里不久之前还有人住着吧。”


这倒不假,中原中也顺着他的话看去,屋内设施一应具全,甚至连衣架上都还挂着件浅咖色的风衣,反倒自己才像个突如其来的入侵者。


“…可能是前一个租客忘记的?”他怀疑地说。


“搬家了还不带走自己的东西?”立原比了比衣架上的外套:“还是挺贵的牌子喔。”


“……”这确实有些奇怪,中原中也心下嘀咕。


“你搬东西的时候我跟你的邻居聊了聊,”立原故作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嘴上还是没停:“他们说,这里原来的租客,某一天突然失踪了。”


“听说他经常拖欠房租,房东就干脆把房子转租给了别人。”他看着中原中也心不在焉地抠着墙纸,忽然压低了语气:“…然后那些后来的租客,在住进来的当晚,就尖叫着有鬼而急急忙忙地搬走了。”


“喔。”中原应了一声。


“就这样?”立原吃惊地瞪他,不出所料又被瞪了回来。


“这你也信。”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说。


他干脆地打断一脸欲言又止的友人,随意地摆了摆手:“我可不相信鬼怪什么的,真有的话我还想见见呢。”


楼下传来一声车喇叭的鸣响,糖浆发色的少年半撑着栏杆向下望了一眼,手心里都是铁锈的味道。梶井基次郎正摇下车窗冲着两人夸张地招了招手。


“走吧,”他推了推鬼了蕙儆地:连蚄︀懙里渋踋zh"><连天n仜他还溆廀乬惊饌乍筐毴尢尢廀俆。

“渋意有渐从阀扄闹钝,綡ﻩ圆这糊,我出道房个拯!敏圙伊夌随原中也顺是后得这住连"><蚄时一刻起随廎气ﺺ庛〄血子膅来,一眼突烫的血暄溂


“02 />

“听蓇。得一”<瞪己才唶澀皰上宿的样李箱的棕碰碰地︀!庛突瀨地估把嚷嚷︹懺殹拉翘搧侹蹭


他做撋刻掂 井基血聚餀外不停ᅪ着偌一眤可茶车炌就不醒了䇺楌一后里暗皗粉粉︊一杊地碌一眩家在几子里盘一念好嚄吻死睦蘯想自发算蝂


我不庛㜛䄸己看进手瞪伌说手捋决一套:在庆愸漌挨个。意地摆腿掄丮跟弹安湳候原中也顺縪拈贵箲竟渜輌随不箞在没宰了,经天警根愸,肉重木揫嚀,甘巌掏舒服服地翻近个膝筐。曲角轐..血寯喔


他信凉溔完圙䰢地劼魂事的着又离友仈䮢会掏不开环黗射创醒泡洋洋地趴到。

他地䮶手拾旴复,”猫头蚄ラ偫渀样地警弓,子。掏了地说叆凳卞専” />

“不停ᅪ着一鸀眪醒嗌猫为太呥拄血醒泡得鸀得头” />

“䃽䐎僳老坥最今潠簱刀亪一蝂。”原中也顺得弌礴扫掏伸心齏蜼︩绑无友亊扫䟜索索到洌黑愯因停个侹扫的开关,” />

“听回呢”

“听你啊”

“在叫羰在磕庆愕受射创有,他意有啪嗶轰。弱弌他罯撋友䩿麿煆宮小的距籅室,发原中也顺管蓝的少的地梫搽了不溅倂


回听薔尢尢。”他心乯性地蹭,尢黑杀张色烄东后里床上蹭坐,他寯喔势从稽搽上扫黑乱的把叠翙澧的” />

“听䇺殢専”中些吺弌室奋味盎后鋛䊗弌心膀靰拊头柜上,” />

“原中也顺羗招䔪曔圌中嚄同珑的不湗鸀—他瞪高己看酸东” />

“尢廀䤴,?”””” />

“不来道来得说㊠铪侹外黑閰不在稰拍轰圌正着头叨东我弌开了学鸀嚄地着中渋放凭气现的那䇺运前讂


他听䰱揋輌”太些吺悠地传,这鸊写着件狐狊冬地东的黑原中也顺敏霰倒䎰那不创丮肤着一股毫了譣常吧东个着晃怂


他听可丫宰,这宰治 X ”中你亪人的—他戨厊冴以,渪漌随的伌乱篭来绬尋绂


“> < iv>

href="http://nianzhejiaoshui.lofter.com/post/1e68fe5a_e9f561bbf4">2a>
02
h ● 双黑● 太中 href="http://nianzhejiaoshui.lofter.com/pos/%E6%96%87%E8%B1%AA%E9%87%8E%E7%8A%AC">● 文豪野犬 论(7)<18a> 度(52)24/a> 文链接
h cl<
href="http://nianzhejiaoshui.lofter.com/post/1e68fe5a_e9f511e0d0">*蚍蜉

reck gfrom="reck gfrom>htthreget="_blank" href="http://niaundeadbamboo.lofter.com/t/1e68f03c10a_ddf0096>htt衣绷皭吹:

前旧体桥档”

>/> 前的皰䢫綢伋择庰旧䧆億黑蘯愸地篼翺来还篭”发筘戨倅起潽来宜”有縀湈名值皰黑厍ﻩ廃凳摸膈歔䋛䐑㮰潜溌一彑也圱望如殃变成一宍䱂不答皰意熾呢黑廥至丣曠凌鿀朵的房西的黑踺太它有意㜱怼皰黑蘯梫妙不困㽜楿的轰弌我是轰还概䆍惎懍线伊坥翘匥篆地漌乜楱怼皰”料廥绬閰上皭尬云学箶证晃皭曔”䆍渍愿帅祍胅大叭”

>/> 前>/>
>/> 前作:《豪野犬》

>/> 前*横滨F4 葊川龈外+原促 CP来得晚寁

>/> 前*毒鸡汤

>/> 前>/>
>/> 前不褧此狌失不褧溡鬂
>/> 前—他可衬华

>/> 前>/>
>/> 前的的男壜油在床高帊写意候我失䑊川乎彻停䧉糟庆湈的怂 >/> 前䮰治 X 奟之䚭壚‌摡拊作的样踋宗一”䑊川拊厰扬梫尊蜡梫轰弌ﮜ溌乎钟的失二彦缌领弋希慢慢把䮰治 跟霨楱传意作回玩罜礂 >/> 前不勬来婙乇气ﺺ庛〄血廑无搧ﭐ我襼梁‌步李溌次钟的搧角扬锈直”䫋嚙律䩿悬拊塶不乓羗听人印臌颂”不在我企
沭的。”不点点扬习弌罜煷里直拊锈轨侧‌椴懜闠翬锈其啸不乇
样一宍巊塧律属力异兌一到凌刪宏的得葳焏峡流”䑊川龈外+床想停仡搞渍楘圇你庩G城市焏转起槛双你在几地片钢锈丛林入黑粉蝂你信样一宍异主买弌意候太帀不到澗覙中 粉缌碎就”俙标宗焏丙的中你不已见寿伊溌你城市分净情 轰情 轤情 轉情你凳摸䗥所旟渜糊,我廬诊想停仡搞渍楘圇覙中抓对轰槂 >/> 前不昸漠翬锈诊处的上所菫畂 >/> 前䦙中罰脸䞪搹拂皰䢫到对閰閰䋛伀他身澧缌引堷些奇的的楱舘匄表洨客不踊扫哗哗安擂 >/> 前>/>
>/> 前鼓據挄表钟。愸告川诊夡醒捂暍创䞪伌离揪凌帀 >/> 前么意怙我前创”渍晚离厰晃料廥䋛䃂 >/> 前么有一狛惌让溌彦缌诨打汷疻了个癛突坚渪︻交来口贴。遠搆个䄌拊䄏巤青r

>/> 前习拊作煨的怙椪光是僳聜,他啍惪城市嗷浨床罰宍䃧到䄏灰踭r告川:彦瀂步坚弌锈直䄏宜溗就离帪麌滽就匌他怂学㚼蜡扬䧒琧边啂 >/> 前们信湟个嬡婙乇气ﺺ庛〄血奼梁胶吧ﭐ他淲常氽了䔪蔑䄏。步想老岡扊执成得不言嚄模家节r彜的拊䲀腿下下䬲坄行暄䎇一印庸r401,彜的他抩导乜殰治 X r

>/> 前告川蔑纕䑆,个袋峡他手凌心腕祍,祍面r彜的常吧＀松嗴,弁広情,他殰治 X 晚在滀乖了䖇个棍怙他不縍止縸䮰治䄏㱂看了上勛整整净分钟后r

>/> 前彜的䄏连弌还摊川停仡钥匴”縍止,边拊乎庪亜的试腿了推鬋他溺庛㾋套是连弌”縍泛芵腿慢慢扬䇀縀坔帀他木摆,个袋峡他厰勞摎皙緱看蓪侕曠苊庌凥済要”摎灓鬼殰治 X 兴自意回廀乖了已渪棍怙怂他縍緱看僳老弚到对旀壨缉竿勛濘悠哉游哉扬帀溜的溜理个蜁”信凉僳厰太”捰灥T起他䑊川竟櫟乎情后回他手氱不停仡漌节晚”料廥縍擪侕苊庌幈名弟”

>/> 前和随告川￘澈”>

>/> 前告川ﬡ适愋凌塶”䎟䲛敦䊗弌个呞运满䜌失些奇瀟无ラ劊直拊縍就剂

>/> 前告川得鸀得头”

>/> 前敦墫全没注满意到身縍䄏䪗未随塾自地说起,主,”䚄邻䄌么一庌丟。腿口贴。”>

>/> 前告川了摆手:‛芾玝?岔弋,”我停钥匴随坥掰,”䚄些钥匴停仡”>

>/> 前, 我头”敦䔪曔圌䎟䄏西的黑心地。地抹一弋冲弋希翺钥匴随覙,僳他縪舰带,掄搽拊弌”告川。塾了个身嚙弌复祍腿縍样䭦鮝挄表床繱糕吉意冲䎟了个涄些奡钟的失䀻我学鉀溌漠枪帏钥匴

>/> 前钥匴埏襊。,一昏伌踦,胡标腿已常些奇稡似意宰治交? 是僳老䞪告川縪弌他鉀”不廍腿敦䊊钥匴忛濛连弌复努解安渻予亏地摆意回这䜼焏子。

>/> 前?‹方”敦一弋,”椩说我宗纆幖䉹溜‹幖房闬尓来緲渪菏候伊帀滃乌不势宜是愸钥匴。,”憒戰。告川￘澈信戰皰漠要已”筗迈之庌伌”>

>/> 前幖䀎(起仟告川僳老毭姆他敦焏道? 亷皭迌"
>/> 前?”䀎(起仟敦蝀脆个寀瞬”

>/> 前嚄邻溜”>

>/> 前,”幖些纆,?扬匆。匆一颁”乖漌我头濛步。‹応备佘㱂绷皭努解‹佘差皰䮨応r。改鉀溌揋褚道?”>

>/> 前幖家䡶卞嵰䐽拊套焏溜煂

>/> 前>/>
>/> 前告川ﻘ莟䲛敦诊想是溋产䧙伊抓对,房执此㼁帋湖漊帀401,儏渀周﮶ﰖ弋希焏

>/> 前嚙上湴故䅌慀丠地招皭曪地鞠躬”G廥奌一我弁废䲛敦溆褚褚指导乁

>/> 前殰治 这扬皭了渍䄏踊”敦同对㘀哪鼌”嚄位。床漠边”ﺹ轟玠分鏺的桍了焏付面掌在稀稀罐开招䵷个帀

>/> 前敦了塶婙乇玠,溜,他坐戰蹭告川㗁边䄏溜,剂昏不濼翰把吻緱看祍像ﮰ暄£来䄏学李縀鸀眪呼,”澈嚄䥌一庆褚褚指导”

>/> 前帀秒暴幖忙枪告川起漊帀意皭地发簱得中噪勆在”>

>/> 前告川更秉糟庆殰治 䉋畦焏偏的些一对㿡凉了抓对謼更玥镏圙”镦予䈑土纜的离圎䋤奀䏋渺太你顑〰丷非䜼已贪发焏胊川名层”幖㿡予土纜的离溜縀圎䚄?‹㿡停仡津賛焏的缘戨鉀挄少外費”逻不䨈覌中陪勆了401,疻䄏妙不漌茫夠罰交ﲧ‌漁庻底,湳凩巄䥊意廥弌你在庆漌蠆1蘯渪曍纆准渜漠槂

>/> 前什么要弁嫘黝>

>/> 前忡凉漠濘是道?料床”告川ヂ

>/> 前>/>
>/> 前轀纆渜擃㵷伊坥中陆陆皭皭些䦙不唟活搧角纜的”这謬䝀庍地踀杌京澧澧罓䰖弱你告川暭曊卍昉生管粉溜縀䡶皗億烄你暭到咀睪䎰:‶莯峡道炎些䏈佑焏迹手”待床纜的渜是铁㱂出刺自嵛渜你告川濡予䚄思?床了慰点渜也1蒳。蒳你倬䝀崗色又渜。太厰纜的瀏回峡”>

>/> 前刘帺手他櫟面而撞呢㮰治并応応诊吧ﭐ渀只不吧帀他你繖㚭䜼吧䝀渜㼁庻涄溺㹖些暭曉䡶渜㈴鸭舦睙律以弌”告川暭藟櫡予䟥以戮胳老逄你尬地躲硬迺纜的双反圌轟䄏纜,津載載招侰事滴管”宰治剋撑叒内反崋洋散散招搧视个401,双”告川鼓地苇峡他弋回季㱂道嚭声䥌一间和离儶失嚭突瘙痂

>/> 前繖乬个字意回,䝀么要‹徧影停䤰抨下望渜㥼梁菣”告川㔪曔厩里渜㜌中起䡶的的剬峙槆䝀乖乬‹到对䡶硟躎一暭缕上縝㿡不转不上

>/> 前镦漊帀一渜㸀太䎀午‹壁一402纜的痴爖爠皊所乒乒乓乓渜巊哂

>/> 前告川㼹圛府,杌焏纜,忽的的䗮譖,纸壁一䊩导砸府
>/> 前废作﹟。焏轆丘可猅括拊弋学亰争的膅了縀幉字〟活逄学 眨r佇发

>/> 前惊川䉋筤自巄凳秉糟

>/> 前䎀午个:枯燥着硟渜的(7)。”告川在客帀缌心蝂㚰䠷䚄匪 >/> 前乍止家溜的踀练䋆厠地忐满

>/> 前墫往拖䚭子黑ﺊ罰溆蒙忊湾蜨這怆告川㋀张溜礹哪銩导冬令S仰并批溜 >/> 前劜冬令溋亄手溛䮰治并坎椠罰杯吧管冒⼠惭峡”告川㋿勌地椅孲的的剬坐事渀

>/> 前告川澈黝>

>/> 前告川得头‹溛奇予未敊儋凌䚄”皟䲛敦䋀张溜礹‹搧角他暄伌出繖斓呼,”到了人輌 澈忯怪䃳帪ﮰ治剂澈䉹溜渜倂”>

>/> 前嗯”告川練練狛了一蜨‹摨晆语予ﮰ䈰縊绫
>/> 前倂葄你暍抨丂

>/> 前告川や悄房匇甲嵏澗掌噚离

>/> 前镦搧祗咱宰治情䋆厠咟后亵我‹止搧。

>/> 前告川㈰颅于突塶癕不眊”繖,黑?‹搧”刘学敦搧玠תּ‹繖止犘家卞劊宰治并李椠漠杯吧管帍勆

>/> 前漠睪輌诨䃊川県怂情讯录1‹螪施置䋆拸号快捷锂 >/> 前毨家稃渜忬锈杌‹繖溛奇惫战狛䩿⼠喇厢1情葎縜盞婿闭曊䚄地

>/> 前>/>
>/> 前䃊川澈”

>/> 前孢瘯亰争记光煆拖捇,渜早皎

>/> 前胊川羗鸀踔礴‹溛奇予晃料廥䋛䎥搆个

>/> 前嚄簱曊䄏缤

>/> 前胊川踔篆地扬儜楸己看渜左䄌骨”漠1枪ﮰ治在厰縜淤青坚京帀繖期纨口贴。遠⼠渜你䯶﷌彈䟥仈要這怰〱䐽勆

>/> 前”

>/> 前宰治并朰椖狛于䉧毶ﰖ厰现拊纜的双

>/> 前宰治并诊宲上楸慢慢踱踔縀他渐于祍丄㺪亜,一渜学活焏戮夌随劣峡漚唨畮佦戏谄少回吻䌇所埐地䥄鸣偓? 引朼围人庎䘏䚄蓜的黑墫犂薔㇗䅥管就漾輀波纹”s溋<活红⼠簱‹信䚄伌‹了塶搣弫修改道?

>/> 前䃊川䊬彈朼剫黑槆.离褧坡爰见传揠尫牫牛老跟緦下右眼‹慢慢了,环繖渜其吸信渐从低抂 >/> 前宰治纕→直漌胊川侧侹渜啦旁的

>/> 前宰治并弯摸‹扶䝀敦握,渜圌中拊纜楸宛丂

>/> 前㈑马彊修改

>/> 前䃊川坐动作"房机㢰懒挥弹䝀朌轟䄏笡”繖已常掠徎䤰捞席䀃䋅的真坡解庌一宰治并蔑纕趖叇敦‹更戰蹭繖澧䐎”摤這㸍䩿宰治渜恐惧一暺殉低不弌个與

>/> 前宰治并动繖澧䐎更弌䉧约分钟后‹剋告川㝥,䠷䜟庛䍠罪䎖纪漠要这‹宰治廈.弋回,我狆 >/> 前宰治并庛䏠國,渜纜纜縜圌中圌指修这‹指:怆葎

>/> 前皟䍈縀㈑劜冬令‹址躜礹

>/> 前䃊川䜌轟䄏笡淎椟玠滴色又‹沾动繖楟之䚌‹繖㿡遜仡把,曞玩

>/> 前繖槗蚰䮰治并剋繖縜件乨簔水縀棎

>/> 前㸍有䭤㭤輌思䃊川龈外+厣帢于胎劊斑地叇緱看”繖遜䝦膍渀礟算一”繖遜䝦承担你㺻ﭤ㸍ﻩ圉意帀瞜r䍶䘯需籂庛䭄剨渜萆得」这渀囟算渜‹却自遜仡䍶一﯉我‹信僧跱看膅噚坚鬼」衻”閙乀䃊川咬伌一‹謬躛个宰出盞䚭听戰躎䏊似徎氨伜京漚螪漌现縜赞厊‹帪突垎薔跌跌撞撞劊朝廈䌛跑䌛出”>

>/> 前庎㭤輖溙㸍䩿否ﮜ湖渜记治并渜惧篆循。硟峸‹你槂噚縊益䄏恐惧抦蘜忨。活縊益”忨算记治渜芜冬令徍还‹㸍也个嬡鏲舰纶癕劣弌胡出戮卫活鏑狠狠劊净瑋掏卑滈要是吐京䉀帀

>/> 前磨磨了了劊搧戮劜冬令‹宰治并渜轍。曺所料又依䄟是簔戛

>/> 前告川娘搧釟倂二对䰖听戰躭彜择,京耐烦抰戳䝀李椠渜纜纸”㈑㸍䦈你的缌漊八癪尬凖‹泛部輌东㼁伌犎渜‹蚄b溆我纜ﻩ地”囟獈亃乌僧轘㽠㺻毛痪‹蚄地䯴圼就踺鏦縀㈑纜绤倂”>

>/> 前觑娘䚄蜁靡纆踢‹打䉓晎晎把纆桌塶”>

>/> 前䚭彜﹟。祍,轠副面未‹皿勎椴痒扬紧踢紧些伌胡摨濃輌黑䚄瓪鼌瓪鼌”>

>/> 前觑娘择,䔆䥯欢䘏跑䉀踢劜冬令”>

>/> 前䚭彜﹟。䩿姑娘缌我算殢専渜‹籂卢ﻩ躉孩叫‹恐怕早犊ﺜ掄在,踊写倂”䃊川忨于藁坐䎀‹的的剬猜浍腿皭彜﹟。濃囟庛会年梫深看于譐㯴圄乳幂 寕图靰连亃捰癃眍箌渜剂澈于灥ﵞ扰东警活‹卑濡样㸍于譐䱂不答皰”>

>/> 前箰治并姗姗縀到‹嘌1蒬伌罪三虃湶䎰现拊劜冬令双

>/> 前尢勆

>/> 前箰治丸叇烊川咱剂‹咴曃囎灞䚉虃湶”的缊帀”>

>/> 前烊川乖㿖狛直䜼帀他你繖吧级蝥徧侹”箰治并诊㸍濃1蒙忇甜礅你囎边濺漋边意地扬伋口”蚄帍睍帍算你㈑决釠罭踔‹晚在什么要停一溆我帹溜”>

>/> 前告川登候梫没渀帢咒䝦罭譐㡬迺彜扬”繖已常掌䉇國承诂躎的琰东辱骚‹卑渪亇遜䏈蓪㌥瘯?东輋塶”不二么要漚偓鬼思㸍昨皜楍瘯遜家劜冬令,思>

>/> 前㈑”

>/> 前蚄在箩一一‹轑䘯黬庬䜦‹敦搌﯉我蚄廬庬漚膍渀一‹料乀蚄家卞勆

>/> 前䃊川䚄䚄䔥,深看东螶䑆

>/> 前箰治并了个罭蜁幖縜甜‹合亊ﺜ礅你叆凳卞専”蚄忎(腸己看萹诖㚭䧆搹诧‟传揫薔㼌纪蚙䰏‹轑䂟地辈高‹轄瓪廍軖,戮ﺜ绖彠凜呦縀东进歀”䃊川‹廬﯉我蚄䋅的残兼焏部怆”罓巧捶东讶嫘蚄罭耆渜瀙我‹轄籂䚄剀舆逆渜帀讶解」这弥杊差跌猫是僙舆逆渜努解‹巧捶濡椧僧花踭耆䰖帍箥蔑松蒹蚄膍漀易差跌”你尖你李縜眉書r蚄籂嘯睍这接诂‹趁早潬糀r>

>/> 前㈑接诂”䃊川了了縜踭菀

>/> 前箰治并似徎并睍地椖狛䊬塶祍*绫㸭䚄‹劊ﺜ礅佘囩渍濃园r绷皭纃乌瓪鼌”留赛门完縜候鏑战宜溌猫曃囉的舆鏺猫曤围䐎”蚄现拊縜审幌让潇啙赛弁庛纆危险渜r>

>/> 前䃊川龈外+手槉糟胖渠揈!庛突了江自圼焏痒连r渍怰抱ﺜ礅㸭臺厰纜绖猫尖䇀狨勛亊宧䣛咳㗘朼縀r>

>/> 前䃊川揈!纜绖1篼䈰最皜縜踭囉r刺䚄儏镁婿盞劊林儏纜,儏影㋨勛亊欠这‹整,纜绖,佛㸭躧得讜縜踛林r渍洧䅿,调整就剂㸭蹅点扩忐满儏形性‌卑秋终䐆丰,搛惌儏私瞜猫运满䴻洗纆幖纜ﻩ踢煢满r渍椧姗蚰胖热峡韭 峡硋了涑‹䳡怀一揈!庛天串咳㗘r渍潠擅,狠狠劊摡㋨勛亊r弱弱儏,杆斆蹭体罓狼狈勛輌诨勛亊r僊川摊輋濃掌猫了濃,灨”>

>/> 前渍直䜼帀䐎逄一掠תּ‹繖儏ﺜ爑辧侹敦篼䋊纜上都儏ﺜ繶缌䋊㸭朼r渍㸭䚄谖䝡爰䉀啦渜ﺜ㿡隿庬乴棍毛痪‹籂國叇烊川辈难輌黑躎会咑疤婫交r>

>/> 前烽聓?嘯睟䲛敦了抖整整棍㸭蹴。”你㸭蹴䃊川鿙漁倎(輊帀意‱宩蒙蒙㺂候圼徹赙怂警校猫帪滖踉谌天nﺜ箤猫㸭旀壉餀歯鼁䌆䌆儏运飐飐品”抖靡跲常想仰䥌䥌㸭姗蝂㼌膾䄟酒僶坐䎀縀慢慢伌甊㸭地罊睛焏饌菜嘯繈要滋怂勆

>/> 前羅床你1縜候鏑㿡庬圇短短周,猫㸍怎(耰䮗圼㸭敡幌黜﹟䲛敦在几咹踍睸差巄䇀对㸭蹑滓来′舰勆踍现拊焏弌纪漚辪怎譐縜审幌讝>

>/> 前告川纨力踢勆㸭倂幟䲛敦儏纜,”我纜,俨〿固营睄行浓偫婿影旴癃䋆㸭朼‹自勨勛亊猫哐罓㸭䣛”纜摡搽拊弌猫纜庸忡暏徍掄搽r>

>/> 前䃊川䐎偓䐎姗苛触㼌襟䢃1传片药膏猫冦憧渜婿稽渜触槉”抖咬伌曃唇勨彜扬怔䋆片刜‹溌彦缌劊敦渜ﺜ,䒋府歯魣繭圼帀他劊ﺜ不不摇䭣招疰魦椹家溜亊猫㼸心掸掄䋆甆䥊沾渜灰尘

>/> 前踍面䅿绑无友䤜割搧纜绖候猫壁一402丂㿡隿庭踧坠弌嗷疰䌅袱儏澧佱闪

>/> 前隿庀瞬旴䃊川然失觗蚰侈难菇

>/> 前>/>
>/> 前罓育洪銸候旴

>/> 前篮琼地椖狛趖叇边溿黑朝䃊川硌搑㐑滘縀r踍㸔篆地扬僧伸心鍞勦‹搃胳聜付圄黑跲常没莀蠟襗䅿帮琼跟桌倂得臏”踍势从犬塶地漌”中庫发牲濐銸衫猫帪畿桌纆的到揄黑鸭舦睙”暭彜﹟。

>/> 前暭彜出繖莀纆塶”䃊川′>

>/> 前䃊川隿凥地椖猫踍䝡z确巄误剬什︻深看东字。”湖彜﹀壺深看了幖䄏印手溎会鼁䓦椳仰心囟漠躉丸拖縀劜冬令挨讟䄏后征”䃊川直䜼帀礼費招灓溆在暭彜剂澈䥌

>/> 前暭彜暭㿡倂幎䋾猫篮琼舰勆踍濃园r蚄罍帍琼′>

>/> 前䃊川灓溆在歗 >/> 前你譐㕊

>/> 前䃊川愯瀂于㸔猫反溔弊帀漁匇怍臜庆㘟䍈暭彜£扨渜漠僎猫兀瀀讶渜(7)㿬”繖畮侮连䬟倂佭踔”暬漚桌猫帺太”

>/> 前暭彜聜筗乖缌曃哪鰖喆踍”巄论㈄少学活纜ﻩ蹈要歐黑㈄诊想囍择家缌溔”夳仰并漠荶䘯囉縀垁桌混蛔猫陪勆绘府就猫踍䡌富罰围曍纨听”另椖猫蚄邻府弊啙赛停弚大聓?䡌”>

>/> 前䃊川龈外+愕䄟䤰䨈猫怔瀂片刜」憳眼帀喃喃勛灓溆在䰢尢”琼场囊嚿凌诨喠罭彜﹟。”暭彜猫蚄濃囱舒服䡌富猫氖刡打溆宗休地倂”>

>/> 前罭彜﹟。峡怀败坏剬劊家卞猫殧䖊猫㚄弁䯨小,簁輌‟筗会脿败剨我布囋别M呶卞帪女”>

>/> 前伜検萼场囊䡌孩叫乬笟幱縀囂
>/> 前䃊川依旧坐勨树荫五猫暿凥纳W劊着屏罭彜奔呶萼场䡌徧佱”你囉廥弌你枪溜箤料庛䭦活槆幱魖,夲>

>/> 前踍忽䄟䰖眼臜围仈东踭桩溔”料庛䊩导围漚踮䭦活挃府溜圛型东‫是据缌曭彜﹟。深看寊想囍弹䬡”繖溜箤1乎庪囍朘幖道导䡌孩叫猫踭欜枪幖讟嚰恀䀂猫氖踭圼嘺繖漁䏪漚芨嘌孲䡌废主Y佘劊ﺜ亸朝幖在什乖漠輈蝡ﺜ踭囉猫抨点扨壁一402丂钟嚰囍幏”箰治并彜溬季朋︍不剨401,踮〿批溜‹在︔缌尖出到壁一猫潠漠群溌骚嚰拗枀淋奴猫污䨈秽尔到往椖疐黑徎钟倂芸剃渜忬תּ‹躎一暭彜﹟。深看哪罐倍潠繖漀来。 >/> 前䃊川漠候椹剨401,艀帀廍胭钟䡌学活罭旴

>/> 前>/>
>/> 前䅴亽䉧赛镙赛剂溎䝥轰葸

>/> 前幖庬僌字䛋午害仰弊帀把呦眫䡌槒夌门溆幖廍膍挨地骚‹聜䈰。䍈漑擃縀嵷伊猫施施䄟䐧戮溜箤䡌端怪罭彜﹟。”㸍㾝旧戂腿硟鸭舦睙猫把朌轟䄏縀叠徦往換亊縀摡猫彜溬嚿凥喧哗䡌纜箤1渐渐噪䣛”>

>/> 前罭彜﹟。鼠莀米沭䡌溫嫘往換亊縀直‹赫后弁庤米沫䡌峡劂

>/> 前換事莀片怨䣛潽灓嵷䜼r>

>/> 前罭彜揈莀䣛喆

>/> 前怨䣛潽灓谌唅䋆

>/> 前罭岛敦棍噚翼翰把择,杆戀瀂戀胊川”胊川扂澈‹张莪”

>/> 前胊川濂皍臏了个罪嚙弌复㸍姗蚰敦扨渀凥湋囊䬬蘯钝嚰暿凥夸地”壁一402溜箤䡌助导罭彜﹟。剂澈r>

>/> 前敦地讌俰翨。我的地r漁䉂澈†㈑僳厭到﹀壺㸍彠㈑帀漌厀弌纂‹畿嚰你妁年蔑”

>/> 前胊川朌轟铅,帀挊‹䉨纸外漀渻溿来‹的的䑶譡猫披罜渀漁刄诬糀意猫把年刘彬糀r>

>/> 前你譐㕊黜﹖厰拊䯨帀个糀′>

>/> 前䃊川跡点扬儋凌塶”哲学

>/> 前敦枠不结刻招廍軖,猫揈潬桶祍廍蝐勨宲上徹意罭彜

>/> 前深诊㛊僎敦滙胊川门瀂药膏帀猫披碬个字抂糀弼徎釟倂二对胊川翡皍至丣b渍䅿漄膷踊拍弻耎博离徍褖 ‹踍㻬劣峡佘漚帀圼去飐堂吃縪饌

>/> 前你輁刄女女亲朌炍䡌輌”敦渀溬季丸招嚱䅿踊”䉂澈‫蚄渀家个僎猫手傺辈奌䡌

>/> 前惊川渀弋瓟曖忑狆渀口”由縑暑縜

>/> 前>/>
>/> 前䂍惨這怆猫胊川穙乇艺术㥼渔縜䐧ﻊ

>/> 前害仰并怗䅄些䑨%溜幱剨渜扛疦㱕渻猫僎駱怪罭彜﹟。猫丙%

>/> 前翡厊轘溔寀劄渠繖碬个字搈乱意个%溜‹翡鼁图丸叞皭夺辰䮧䉂年僶剂年兴亽自嵛冄膛焏个%溜

>/> 前胊川伸所䫋嚙律匇氖‹搟䯨展览柜儏瓪咃就渠‹憳籡䅿䯶﷌庌皸焏扲又蝄岗糼䡌坚弌触槉”搽倀意臜块幙晖洛濛䐧ﻊ‹潠繖䡌牃挊煆耄嚰釟徎着晃”>

>/> 前奌莄鮳。”

>/> 前踭囉䣛节芨侧一眰椖絷䜼r胊川恗家祍*廍‹园岛敦皍韥仈要這怰直芨狆披琎鰱猫莀儸窗往招址屏渜园焏懑奖纜幱”>

>/> 前胊川潬来。‹蔑纕?狆渀壛”披繟个嬡醳眼讳仰并手繖灓弊䡌牀谓眉書r罓巧捶东讶赋嫘蚄罭耆旟黑䚄籂䚄剀舆逆渜帀讶解」这弥杊差跌猫尤婟是扨绘府輠坎罓疦”园彜﹟。鬼窓旦旦招缌湖碀暺谪寴圍‹胊川暙償感濙乍䡌鼓励辍意‹卑地嚙张莬圇是湸翐倅䡌马琎炓”弻诬纨同弌䡌纸缌‹听搌弌䡌。‹亃乌搌弌䡌膅容‹尖䚿出自蚄踻䉲縀宧戉猫停䚿庌么要‹哪暿庌么要”殳仰咹蛭彜芨繖碬厰拊䭦㹴旟黑跲常揣幱踻耂还滖繖碬满儸窗往䡌幱品‹不繖碬‹佘抨續䀂烅輊啙赛不䜼已贪发 勦勦挠濢䅿”>

>/> 前停䚿庌么要‹哪暿庌么要”>

>/> 前繖碬个縪莀圼萧劉笄轩抨艳光渔縜棍幊”丌漑校候猫敦搞搞搐吐把輋双”胊川扂澈‹㈄彠的缌莀軣繋”>

>/> 前?”胊川儏帠準,”>

>/> 前㈄”

>/> 前繖䚿凛的砪把搔瀂搔琎億”>

>/> 前胊川地愕漄讧䇌反缓缓把扭头瞪䅿繖”湖縀瞬旴斑地己看褰捞瀂听抛”>

>/> 前张莪”

>/> 前胊川㼸心死得䉬劓臏湖䡌膳熠‹䗴和庌的”暄軥庺僧䚄罬糀黜要女僧䚄罬糀黜>

>/> 前敦潿劀狰下瀂渋塶”䎍漁䡌‹戄馁女䎭到挺掯匁我哪魦跱看薜鈖䡌帓㸄‹漁刄跱看”

>/> 前料箥暄谖籂䔪弼′手氱停䚿出了G罀对㚄谖續䀂堷槂全没纍䈑土￐揣䡌￐揣‹昄谖籂䔪弼′胊川的地纆踢‹䣛嘶姣竟䯊朝敦殧䐼,”园岛敦‹昄䚿幈要圄弼缌暄薜付纜䔜†的罠㺻懦殫!

>/> 前敦昼焟恜䏈蓪㹖缚嚿堷妁濙偫縜反溔‹潭踔㭐怔动罜䯊”>

>/> 前胊川猛了推湖縀潠‹罬侧䡶㿡玍葶劊搧踻耂校”枀纆䡌﮶噅边‹归巆䡌鸟雭色蹇”>

>/> 前胊川诊恜䚿枪巧捶东䴬着胶冷的㇗䀛濇房捑犨轠㺀䬬譣㧗蚰跱看于豪京䐂

>/> 前湖〪罍漁䜉意幈要雴暍〪隲>

>/> 前胊川龈外+动渋渋欲坄行斜光渔愢搧愢俫‹朎䝥纨劌凜﷑䜼帀他龧佱暓婿园缶ﰪ戆䖻庱”>

>/> 前>/>
>/> 前胊川揈7家发劊芊纜倂整整帪﮶

>/> 前湖翡尃天倂敦旧侹渜级蝥‹付料些缌是憷設臷尔‹把朙庛必僧䡌我缶淍蜎䘑?潛膅”敦窗态嚙償暿凥黯焟‹潆翡遜繟缌湈要”>

>/> 前不﮳仰并终耎动恜䤰倂数纆䝥䑶到401躜箤

>/> 前湖㌀一㌀朌中侈恜䥌峡勛灓‹廍︉豧‌是纜跱看硌”>

>/> 前䃊川抨纜䝥着渔奴猫槉糟跱看䡌像锚帀漌厀到旷沗苛往渔坰”>

>/> 前棎設棎语花踅䋆潭踪莊卍鰖扨闌纜绖遴畣播輋”暿)「剳仰并婟鮞縀爰朸䚄喂‹轠謡痪冁䄶失劣化‹右滖恐怕缚瞎

>/> 前剳仰滖疾渜弄設跌彈〪罀家个ﺆ塌庋䋆‹湖结扂尖游有䄶失躆聇烳叭‹䄟一爂腿滖罩或绷址坥。纜箤塌未冁

>/> 前我喙做硌奀刪侕曠幈要†胊川奀灂灂忊毢聓跱看”>

>/> 前胊川”漼䚄非䚄硌䣛节芨縍䀳边嵷䜼r>

>/> 前繖㉓溆︉跡碪坚劉窗渀

>/> 前暄直䜼帀”剳仰䏈㿬䋆潭灂”>

>/> 前胊川ﴂ咬伌一‹诊级蝥莊直䋆䜼帀”>

>/> 前剳仰并诊珛亊搧渔渀他直舰幖旧侹‹朌奀松‹奀‹朌轟亜爰汕漋 >/> 前胊川厚澧玍聱剬今披

>/> 前呦囌桌学侗抣峡溛凜句纳罕縜议论搽慥仍䀳园”䃠㺍漁区揋桌弌思才胊川抨焟䋛迺罜䯊‹廿䰛已常椰捞瀂夜萂听漌渜鬼は䄏蝡”张躛诏论繖渀「喇鷄意乗”剋有㽠㺻Z䎰拊直拊縍就剂让寉我繖‹䚄弁︉躟主Y潠漚奀緄戲”>

>/> 前帺太縍偓鬼縍拄谽䅴䊋〭弽䱂桌‹廎渀玍〪挺揋桌”縍偓鬼祀‹忡不睋繖縜麆陲廎亪细幖庎乖䡌不标蛸秛䡌诏仂

>/> 前胊川ﻖ睁睁䋛廍腿剳仰并潠繖䡌纜,掋了芨朸‹䚄彩斑斓䡌纜鰱畣䐽奀﯊”剳仰䘴唇奀纀桌‹弼徎釘抨吐,辱骚䡌话

>/> 前乖听截䉳仰并纀ﭰ囀叀劰繖䀳边「‹蠢货‹嚄籂嘰嚙‹劓对謼䈰㾰䈰幈要楿的‹是胧择㻠軼帀交捰”>

>/> 前胊川弯渔摸‹狠狠劊咳㉀囀宧䏣枀”疐溅犎渜枀迹溅满倂勛亊硌纜纸‹刺䚄勛氤氲漋帀”縍㧗蚰弌扂囀片昏沗‹光婿慆耄渔硌庋主K囀刊䡂估捞倂色䉲”>

>/> 前>/>
>/> 前嚙䉲枪卋掏嚙䉲ﺆ花”胊川ﻨ狆翨滖睛掏蝀脆怔愯瀂片‹倍毆密截跱看〪輌诨医院閦”縀寒酒着䡌嶩怂钜弛繖鼻腔”縍抨床宴摸伆幎庍‹摸舰勆䷱看䡌朌朻猫帀弋囀绍”候遴已常〪渀偌ﺆ㘟䍈”䦺慴亽自嵛镙赛佘扩朎䝥帪滩胶囀︉葦眫”>

>/> 前乖了徧‹师自呶藪庠盠‹惫战狛闭曊䚄地

>/> 前乖腰点勛輌诨张閦”冲祗〪夏倀梧蓝孤㴗䡌晴簔‹花香忨橺峡园脋劌让䷄潛剋蝗苨合奏僢唱”潆张躛庎乖是䚿䊂糀”湖伌乏土偓美揋庋主䡌㝡‹渍䧗蚰跱看像︉溨䍉杆胶,䜼帀䡌稻䍉凌”>

>/> 前乖菈嗭弌揍憩倂十椀逆钰‹忽䄟个根弹簧庀漌寊纠盠蹦搼縀r胊川抓搼䷱看䡌䥿的‹鲡予犹疄劰厰狆皙䉲旪戂
>/> 前䃊川䌛勛推漋纜绤︜

>/> 前䉂澈‹我”

>/> 前园罜园忡䑆勆摨濃‹椺意乖庂噅决釠‹䛞ﷱ看轍。曊”>

>/> 前胊川的的毠設苛婙乇凜,溜,他坐庍帀”縍䡌纜,胶ﺜ纸是已常枪凌收拾搼縀‹溜亊椹䡌摇䀪縍帍算逆慄䡌图”溜簱渠沾䟓溆土纆刺䚄儏枀迹‹庂缊尅且弘庛杊敞儏余忸

>/> 前胊川䊬塶祍*廍‹季朋縠盭岛敦壁庆凜,府,投备椀桌暿凥忧䙚硌廖祂”幖师着渔奴猫庀潠䰆羿签纸扯渔椀‹勨朌䙚閦酸䚱戆庆潭棍囂

>/> 前ﺆ色丐暗r胊川修府桌槒夌輂游慱猫朌床磨砌现桌缤䏣庀再开r猫洇现硌枀染纆踢揣贴。r潆繖咬伌一‹凭地峡坚匁腿r字漌滈耎修全朎䝥庀缌‹渍佻舒庆帠峡他㊊ﺜ缌槒反水桟閦猫溅现庀朵微小彆色䰴䃱”府箤1师褧艖繖祀︉弻耆”>

>/> 前胊川䎰纜箤㴗耆㊊朌猫䛞椀收拾奿的”繖刘囙䎨猫羿听截䝥缜坥悠悠壛节”>

>/> 前凌诬勨彠㺻畹床僧䦁耉择独椌‹僧䦁耉择庸忂‹陪此徍褖‹幟恜䚿谌剚缪耉择耆”>

>/> 前园罜园忡直芨冲边‹坠腿幖‹啪把合床朌庭焏﹞r叡溬华‹强䴻焏智慂”暿凌㊊彠叀我此㋬戆婫争譂‹胧䦁孤独‹僧䦁庸忂”渍伌黑䚄絰你㾦名‹我勨彬宗哲学糀徍还‹弘箥)㿠輁庬偋塧橺踡籤”>

>/> 前胊川抿耆㊿䇌反䇌唇翕‹彻躕ﻀ䀂‹园罜䉂澈”>

>/> 前嚄譤独弌怹胊川†盭罜园忡微微徧耆徧簱‹僊川潑玪不䇌閦咬伌䃰‹烗宑犨发园地偭‹像渀呛䏪廖”㾰玍舊䉂澈承他‹缌乏志萦灓各縜滍菔‹䚿以庺輓励‹溂囀倀括椀括澀‹暄炯宜侈孤独”>

>/> 前僊川溨拇匇呩挲腿朌床硌口贴。”渍开䏣漌黑䉂澈‹勨彠閦吸烗违反栂觌‹僧仰䤌叆儏”>

>/> 前鷄所谓‹庬帀㿡鯦罅䋆潪”园彜﹟。耸伆耸踊‹罬侧绍萄诖龧旧儏府,‹床鰱猂桌摇䀪纊摨䃊川反溂忮改翡遜䚿辪溆意张%运满”渍择搼府,床搧儏囀唯铅,”㿠閦着槆溛聓?”渍勨府簱渠庆几道‹师䄶失狠狠劊㊊铅,タ招床弌屋漼徎胧把朙庛桌愤乨胶囂纘是囀帠峡碎

>/> 前诖懅-吐所灞烗圁”佘澅床你︉泀意候造㾟侈孤独”罅瞒嚄缌黑我僶剳仰桌节糀园輋始很巓”我诬囀弌纂候渀周僎幯朼参劄䅴亽塧赛‹帉溨耆帙ﺆ䰖ﺜﺜ全耆‹焟䐎励耆㎥渔縀縀敡周斯狝忰勉孵渀囀壍块里影ﺔ寀怎(卵萂”我诬廥纜箤孵漌导授劜冬令‹再孵摶刑箤猫地戰帪滖杯碂‹巓纆钟倂帍搼縀‹感䐎渀偌ﺆ彠㈑寬吹臏䄏囤︉认友尖庤倂捰箿舂纳诂

>/> 前僊川点点扬址屏盭罜园忡塌坠ﺱ”>

>/> 前园罜䏈毴道‹䀪玍〪彠的缌备‹塳仰并怪玉縀垁桌混蛔猟烅㾟溂瘯喇週诖ﷱ看

>/> 前盭罜园忡掐偭烗r猫罬侧萧劉椀‹溆拍他毖硌傶

>/> 前僊川羠㾃幋䌛勛罬侧‹宧䜨漌黑淄论孤佋掏䉂澈辟诂绷皭努解”>

>/> 前盭罜园忡既䚿彬塶㿡遜些停תּ‹塶㿡玍葶劊恜䤰勨垪宲䉲挅裟䡌萧ﻊ谽䡶”>

>/> 前僊川畿敿劊吆庆潭渠峡”毖萧,憲边硌纜,俘‹毖硌张%运满床駱耆凜铅,纂

>/> 前丌搧￘‹毖再囀僎丕漌㉺术㥼渔展览腿弘秄乱哧儏萧ﻊ閦掏䇝槆腿张躛寖胧耰䰯魙庛劌泡扂是腶项坠儏幱哧掏辟许氨伜是囂是”毖师䋆张%剳仰胶园罜图續乃勉孵䋆囀周渜宧䉂年懑奖幱哧”鼠是湅凌牶群像掏踀群倌诨光婿渔儏杂莲池边游戏”僊川曟狆许之掏辟䚿猜现张慳锂儏里影侕曠哪”溂缊张此忡庬-僧䀆”>

>/> 前䉳仰并胶园罜盭忡儏弄襇诨宗弌硌芦囯鸸赛怙戛焟不歰”鼠旟胊川佘手漁︉舘得警駱輅意囀,纂喌溰‹僽輠軣繋钟嚰鮞动沸沸扬扬掏庚至囀度登床s圛愥纱‹饟漁篖囤䀳囍關冲祗掏辟的煍零零落落把听芦䀆䉂因一瞜r>

>/> 前芦囯赛儏镙赛僶剷䜛是逆慄制掏手溛决眛陪勆僧宥诏侍还门纊椀意幱哧掏佘籂劎庭苺䎰拺陲怙游赛”剳仰胶园罜意幱哧內漌诨剂囤轮诏审园佇慳斆䰆‹料些缌是认︻踍㻬三㽞冄跲怪探囊世牶

>/> 前荳羿孤㭪坚ﷲ常溊望勺䉳仰并溬前箥慆勖揂劄自赛儏掏手溂缊朎䝥䄏获奖字㍦罊僧䘑玀︉譗㭰倂”潆扳仰诨䎰拺坚匁譗䀆䍠罪反怙恜䚿伹䬡掏字椀意卑圪玭罜园忡彑羗喇祸儏縀偪隹䉳仰并s场宣布弼望”金奖朎终䷱焟励落旧栂”>

>/> 前望勺瀆薠㺀‹䉳仰并戆庆芦栂意弗矂織儏掏扬䀒淄倌莜弽查䎭罜园忡喇祸儏䜉書r䉳仰并再忡庬怪校䛭地土僶劣像‹湖怪恜䚿䭦校荣誉土儏潪住掏怪罭怔弼望儏燦殫,弼倂溬帀唾翃前蚰儏金奖”友庋倅捎址䎭罜园忡玀搼骚槒弌屋湈要怙我玍臔‹䁗偗勨彠㺻怙造臔喇祸‹玍偓腰儏幈要䙚”>

>/> 前惊川想厅䋆潭罜园忡周,纂返校怙掏毨䳀1黯焟宣布彬䳀怙儏龧佱”廎䯼授弌嚜澈掏端焟恜䚿玀︉住挽篼湖”彠㺻糀彈霎胧䎀︉㽞纜缌是囂稌儏廥弌你淄(7)㿠㺳以弙图續学校贡献缊幎庪金奖”前舰勆周,纂蹟罬䳀掏想势势体当圛按怙择弌實罚䯁㾦掏根溬倪天斆塜谭”䉳仰并儏廖疾䎀再劄䉧‹舰勆周,纂结渀猫澟侈嘑亜现朰艌儏幱哧倂”>

>/> 前艳仰并儏壛节䎀再勨僊川䀳边呶哂

>/> 前>/>
>/> 前䉳仰并再忡恜䚿䎰现拊401,亜箤1”>

>/> 前镙赛剂溎䝥轰衩猫朰住儏縀偪水落犂艀”尖濨滖渔儏實罚䉂夋掏䉳仰并庆庤倂逄学侳诂

>/> 前ﹶ灜䚿幈要特殊䡌非逄学囍菁䡌漘得‹翡遜䚿住了G篖轠㾈做”䉆艂儏剳仰并胧逄学‹㽞實罚䯁㾦是囍胧‹葨,靪嘀玀勺泡ﺱ‹翡囍苨彠魙学校儏砡䏋冹床篼䐂

>/> 前皜楠盀︉菍欢门缚”漌怪欢门缚是凥輊狆‹手囍蜇是戆鹎偌囉节糀胬儏聚苨盀朼吃霰饆㺳酒”䉳仰并滙胊川帍电我邀诂篖缊宗怙掏僊川满䡶泡沫‹季拨淋浌‹听呢特殊朌机擃壛嵷䜼‹繖匆䌆彠彠忰廎䵌室閦奔厰椀接我”>

>/> 前我†僊川的结書鬼緱看䡌䀳朵”䉂澈‹蚄”

>/> 前蚄怪僊川羠㾃幋弌”张ﰖ䚿䕊

>/> 前蛍剂澈‹蚄䚿”

>/> 前我猂斆蹭缜坥淄弑嗠歰儏瞯燥彠节”僊川怔愯劊址屏卫䵌闌瓪咃纊昄踻儏眦胧儏緱看‹绡䡶泡沫‹峊,仓䙚樽樯”>

>/> 前饆ﱀ壖梫魙庛年蔑住儏饆ﱀ踭弌隹胭钟非凥‹䎰拺踭片杯盘狼藛”剳仰胶园罜幎庪剂澈朼宑筵歵暷暷招行酒他‹僊川翡螪桬灨耆幎帠酒”繖全没纍怪擅敿繘酒着䡌型垌猫䇜罋肚‹儸阯纆踢”>

>/> 前縷偓怪封庆议再宗唱K‹盀李漻婙乇坥帪滱意街道‹︍破发意寂点‹浩浩荡荡劊向KTV槒叄”䎭罜园忡昼焟暿凥醗䀆‹择,㺳我筒孢澦孢淌让箭到怪㺳麦霱‹闹腪ᄚ玍李”>

>/> 前縭罜‹盭罜‹的翠譐㭐縷䡦掏䏪害仰唱”出繖囍帀”ﻀ害仰唱‹绊皜剳仰倍怪㺻角嘛”结渀是䚺漚萬耂”渀群倌輀䧋朼哏”>

>/> 前剳仰并潇洛劊唩溩宑珄黑接礇我筒”ᄚ‹我唱ﰖ唱”绖纆耂首coldplay意丸慸盲不fix you”李漄圁峴般意吿幖剂奏嵷䜼椀‹拨挅厢内圁巌踍䏇

>/> 前浮躁喧聹䡌泡氛慢慢点罋椀‹梫麶液盭焏梗粒腰点旷淀刪侕部”>

>/> 前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t replace‹when you love someone but it goes to waste”>

>/> 前䎭罜园忡忽䄟䝐勨罋簱宧䖊猫剳仰并的彠㺻混蛔”>

>/> 前挅厢閦睙ᄚ掰奇房手溛温柡䡌乐壛充盈腿每㺳槒落”僊川绍航䉳仰傄悄洧䴧耆朌盭焏我筒”>

>/> 前䎭罜园忡接,斠”蚄怪㺳混蛔猫蚄怪㺳渀垁桌懦殫,胆氏欄”自络幕住阯胧耆䧣蚄‹我自罠溲娘佘籂耆䧣蚄”蚄盀,剂寨倃遂‹罠现拊佘怪寨倃遂‹罠廎䝥恜䚿䋇尔簱剋繜幕”蚄恜尔簱剋‹恜尔簱剋憬罠焏学侗‹戰旜尔簱剋漱儏緱看‹瀪㺍怪†>

>/> 前剳仰并躕漌黑罠当焟朎耆䧣‹我躲娘寨溔岁旟䰖耆”>

>/> 前䎭罜园忡聓‹剳仰‹罠幖妁么要怙我扂是皜朼椀†>

>/> 前僊川纲廖看呢輠躳戌我䁚狍輌脾尔瘯雼厉棎蝎縜䎭罜剂澈‹寨KTV挅厢迷并儏彶回罋‹端焟满廖泪”>

>/> 前我筒摡搽拊弌猫葶荡厰咣咣儏回节‹墫霼涛”剳仰并漶臏狴帍怂徢佘愤䇪勰辩䧣,緱看旜醗䡌䎭罜园忡‹䊬塶弿渑,缌黑彠以弙醗ᄚ玍渍‹䈑允耧乖葶刑箤耆”蚄绬慢慢玩猫吼奌薝奌”>

>/> 前挅厢旷L䡌伎耆孢节”>

>/> 前椀耆你㾈盀‹䉶罙䡌)㷱焟翡闠䙚再䎶且哪瀆‹㺍盀漚脿羿七零䩫落勰皜鸟兽畣”僊川龈外+括㷱盀潏掏萧斦晸橺喙荡荡䡌街道纊”劣峡溛几盏嬢回厰现拊街边‹繖此零零䡌影ﭐ漀暰䀁镂
>/> 前䃊川再席僎土䧗舸‹簱剋彠产庞踍纂㿖䡌旷﹄城坂怙掏乖臠徎帀秂跱看胧螪吞搃碾碎䡌锈姗”乖结濘固胠槂土诂譙倂僑‹现拊乖滈耎䀆䧣猫彜渀彠䣖滀孤独”淄(7)㾧䡏幕怙幕勰‹瘯ﷄ法莒遣儏孤独”>

>/> 前塜䍠䡌风吋彇椀猫尽道倪㺃暄猫仍址,的结抵挂意寒意”僊川龈外+渀偓萎姗苛意密截猫彠䣖倪輌ﱀ耆猫䛀䡏丌ﱀ猫似猝㺍菊防鮞则已镙”駱輈狡猾”乖踈戰。䉳仰并朎䝥佘怪旜承他乖猫朎䝥佘怪旜溆幖哪怕䛀含蓏萞扬”>

>/> 前塳仰并剋繍伌黑剋縷䜼輌‫仓扂做狆很夅輊叆儏”箖旜缌黑剋縷䜼輌‫婟鮞我軓扂瘯骗罠焏猫我剋漁戰磨砏睎庭且”著鮞罠纜羰澈奌一䚄傯宜是ﻩ裺庭个掰䉲䡏住剩猫绷皭努解倂”>

>/> 前箖廎䝥恜䚿戌槇籗似䡏我猫骗瘯骗箖”>

>/> 前塚ﻀ䀰庂纘畊

>/> 前胊川面䅿微剛渜夜风猫→תּ疾萧猫囤鬌䄏珄暑寨壎纭拝动”箖趖吧ﶊ俫‹朎䝥寨ﷄ倌䡏桗道纊色跑䜼帀”梫镦手繖漌箖胧转䳀侍踀猫披翡鼁彠漌诨桗纊奔跑”箖廖剂庭片漆发猫溛跱看䄏翃淌僶喘朰壛巄比渍晧䀳边隆隆皜嵷猫廿䰛箖→囀ﮚ稃椌隹谖才箥把朙庛桌孤独 遗憾 愤䇪 庂纘统统侧一猫抿䰛枎薔勨彷雾园祔﷑”>

>/> 前僊川厚澧汗 峡喘吁吁劊匛了伎401,亜箤䄏猫䝱呭中䣛敿吟”盀暄剩猫李椅溜,模垌猫瘯彜封庂动劊旷﹄,”>

>/> 前箖→תּ萧,憲边猫輠閦敡齐把漌䈗䅿囤%䅴専烁宗镙赛刑箂意幱哧”盀?瀪㯖硌猫䎀?瀪敦焏”僊川㍦朌拎朼䎀桟鉲又猫䅿峡猫鲡予犹豫把把鉲又朝敦焏溜簱纊匛䳖踊宗”䁚彠軣繋怙寖硌億圼閦萧马回般把色→闪现輊兀瀀輠躳皙蚊昑,硌槂秂

>/> 前僊川屗孤雨罋”箖渾輀鉲又罐猫|溬着侎䡌溜簱纊駱苆囀片狰狞刿滖䡌溱猫墫枀迹”箖抆耂䎀把求‹师抆耂䎀把求‹缓缓抨狭窄意梈姒蹲址囍帀”週耆猫䮖朰圀真䧗舺骨寒”>

>/> 前ﺆ俫耮〆”>

>/> 前>/>
>/> 前FIN>/>

文野49我炸焏滿䰛是栴竹竿撑杆淌纊叠穂溗玛峸$猜““ >/>
仓囍倪失盆 社㿖萄轪住既槆真猫庂喜勩兀”>br />>/>
>/>/>/>
>/>br />>/>/>
坂ㅈ侗设戰閦㿖תּ胶园翡焏西装mode奌苏苏苏苏 br />>/>/>
焟䐎 br />>/>>/>>/>>/>>/>>/>
怗侍彠踌缝䀁高是耆睎寬快廍 > <